经典段子 | jj笑话网
0

  大张有个铁哥们,叫小李。前段时间,小李谈了个女友,没多久,女友提出了一要求:买辆车。
  
  小李愁了,父母没啥积蓄,他才工作没几年。既然要买,总想买部好点的车,钱不够,这可怎么办呢?小李便找到大张,可大张也囊中羞涩。最后,小李硬着头皮,问父母要了一笔钱,把车买上了。
  
  过了半年,小李和女友谈婚论嫁,女方的父母又提出了一个要求:买套房。
  
  大张知道小李急需用钱,可自己父亲恰好得了病,他把好不容易攒的钱全给父亲治病用了。小李只能问其他朋友东拼西凑地借了一点儿,总算凑够了一套房子的首付。
  
  大张心里很不是滋味。作为小李的铁哥们儿,小李要买车、买房,这两件大事自己一点忙没帮上,心里总觉得欠了小李什么。
  
  再说小李,他决定在县城公园向女友求婚。和朋友们一说,大伙儿都挺高兴。
  
  这次,大张请了假,早早地到了公园,忙前忙后地布置。一切准备就绪,小李给女友打了电话。
  
  女友一到公园,小李就手捧鲜花,出现在女友面前,深情款款地望着女友,说:“亲爱的,嫁给我好吗?”谁想到,女友看着小李,没接鲜花,也没说话,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。
  
  忽然,大张明白了怎么回事儿,他绕到小李背后,狠狠地朝小李左腿弯踹了一脚。这一脚让小李回过神来:自己太紧张了,求婚竟然忘了单膝下跪!小李跪在女友面前,女友终于笑吟吟地接过了鲜花……
  
  傻啊!大张心里骂着朋友小李,脸上却笑了:自己终于帮上忙了!  

0

  老谢早年间做自助餐发了点小财,在圈子里小有名气。前不久,他把一家生意很好的店面盘了出去,儿子很不解,问他怎么想的。
  
  老谢神秘兮兮地说:“我听说附近一个大楼盘破土动工了……”
  
  儿子立马接道:“新楼盘施工,就有几百名工人,人多了,咱店里生意会更好,不是吗?”
  
  老谢摇摇头,说:“不,我们做自助餐的,得找‘高端顾客’,那些顾客体面又讲究,赚得多,但往往为了保持身材又吃得少……”
  
  儿子一听,嘿,是这个理。工地上的工人们干活多,都能吃啊,真要来吃自助餐,怎么顶得住嘛!
  
  没几天,儿子按老谢的思路找到了一家新店面,店址就在大学城附近。没想到老谢一看火冒三丈,把儿子训了一通。儿子很委屈:店γ婢褪茄芯可院,住的都是研究生,够高端了……
  
  老谢说:“你傻呀,研究生也是学生啊,个个年轻、胃口好,但又没几个钱,这生意怎么做?”
  
  儿子不耐烦了:“得,爸,那您倒是找个满是‘高端顾客’的地儿给我瞧瞧呀!”
  
  找就找!没几天,老谢自己找到了一家新店面。他在店门口举着手机和儿子视频,说:“你看,这店背靠高新产业园,里头的人从事的都是‘高大上’的职业,就是我说的体面人,咱们开店一定赚!”
  
  开店后,老谢自助餐的生意倒是真挺红火,但仅仅一个多月店就要关门了。儿子吃惊地来问情况,老谢苦着脸说:“这年头怎么新花样那么多?没想到,这产业园里开了好几家直播公司,每天几十个大胃王来店里开直播,个个能吃,我是天天赔啊……”

0

  小雯是医院病房的实习护士。这天,她上夜班,推着治疗车去给病人吊盐水。别看小雯还在实习,针却扎得很准,一下就能扎进血管里,很快十多位病号只剩下一位了。
  
  这位病人是个精瘦老头,小雯熟练地一次成功,赢得了他的夸奖。
  
  然而不过半小时,护士站的指示灯显示瘦老头在呼叫护士。小雯急匆匆进了病房,只见瘦老头指了指手腕,咧着嘴说:“姑娘,好像鼓了针,针眼处好痛。”
  
  小雯上前一看,果然是鼓了针,她正要重新扎针,恰巧主任领着护士长夜间查房来了。一看这情形,主任黑着脸对护士长说:“记着啊,鼓针一次,罚款五十。”
  
  主任和护士长走后,小雯叹口气,边扎针边交代瘦老头说:“大爷,千f别乱动啊,你看,一次我五十块就没了。”瘦老头瞄瞄小雯,用力点了点头。
  
  过了几天又轮到小雯值夜班,瘦老头还住在病房。因有上次的教训,这回小雯扎完针后没急着走,待确定无误后才回到护士站。谁知她一杯茶水还未喝完,墙上的指示灯又亮了,又是瘦老头!
  
  小雯忙跑进病房:“大爷,不会又鼓针……”话没说完,她发现主任和护士长正在里面查房呢,脸腾一下红了,正欲检讨,却听瘦老头说:“主任啊,不怨人家姑娘,她技术好着呢,要怪就怪我禁不住诱惑啊!”
  
  大家一听都愣了,眼睛齐刷刷地射向小雯,难道是姑娘长得太漂亮了,这老头……
  
  瘦老头继续说道:“病房楼前那个广场啊,咋这时还有人练太极拳?你听这音乐……我没忍住就稍稍比画了两下,哎哟……”  

0

  刘教练是省体校的一名短跑教练,曾经发现并培养了许多有名的短跑运动员。

  现在,他又在四处寻找苗子。刘教练一直把找苗子作为一项极为重要的工作,他觉得,能不能找到好的苗子是能否培养出好运动员的关键。

  好的运动员要从小培养,因此,刘教练的目光主要集中在那些七八岁的孩子身上,当然,有时他也会把目光投向那些更小一点的孩子。

  这一天,刘教练因为有事要办,进了一个大院。与他一同进入大院的是一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,年轻人正在接一个电话。突然,那年轻人把手机一挂,就拼命地跑了起来。

  刘教练当然不会把年轻人当成什么苗子,但作为一个职业教练,他习惯性地去看那人的跑步姿势。年轻人的姿势很笨拙,双臂的摆动和双腿配合得极不协调,这让刘教练感到好笑。但很快,他就笑不出来了,那年轻人的速度之快让他瞠目结舌。

  刘教练赶紧掏出秒表,估算了一下年轻人的速度,结果更令刘教练吃惊。如果他测算的误差不大的话,年轻人已经破了世界纪录。这怎么可能呢?

  刘教练正奇怪呢,年轻人从他的眼前消失了。

  刘教练事也不办了,就到处打听那个年轻人。

  很快,刘教练就找到了那个年轻人。

  刘教练问年轻人以前是否练过跑步,年轻人摇摇头。

  刘教练就说明了自己的身份,问年轻人想不想跟他练跑步。刘教练向他保证,只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,他就可以成为世界冠军。

  年轻人惊奇地望着刘教练说:“我拿世界冠军,这怎么可能呢?"

  “怎么不可能?你很有潜质,不信,咱们测试一下。”刘教练说。

  年轻人就随着刘教练来到一块空地上,用尺子量了一百米的距离,然后掏出秒表,让那年轻人测试。

  年轻人的姿势依然笨拙,但这一回却又让刘教练大吃一惊,年轻人跑得太慢了,比一般人都慢。怎么会这样呢?刘教练说不出的奇怪,只好叫年轻人别紧张,然后重新测试,但结果仍然如此。

  刘教练重重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还是想不通:“这是怎么回事呢?"

  恰在这时,一个人路过,对年轻人说:“徐秘书,你怎么在这儿呢?李局长正找你呢。”

  年轻人顾不上和刘教练打招呼,撒腿就跑。刘教练掐秒表一测,这回,年轻人又一次破了世界纪录。

0

  孙老汉的儿子在南方一所大学任教,媳妇是市妇联的干部。他去年从河南信阳的农村老家来到城里,帮助儿子媳妇接送正在上幼儿园的孙女。
  
  这天上午,孙老汉送完孙女上学,正在公园里闲逛,这时,迎面走来两位年轻漂亮的姑娘。其中一位戴眼镜的拦住孙老汉,笑吟吟地说:“大伯,你好!”孙老汉见姑娘如此客气,心中一热,也友善地笑笑,连声回道:“你好!你好!”这位姑娘掏出一个笔记本,问:“大伯,请问,你幸福吗?”孙老汉一愣,心想:她问这个干啥?一定是认错了人。这时他又蓦然想起儿子交代过,如今社会上骗子很多,陌生人不要随便搭理,随即回答道:“对不起,姑娘,我不是你要找的人。”说完,赶紧大步流星走了。两位姑娘听着孙老汉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,面面相觑,简直是莫名其妙。
  
  下午快放学时,孙老汉又去幼儿园接孙女回家。路过家乐福超市门口时,两位男青年从身后急匆匆赶过来,其中一位瘦长的热情地向他打招呼:“大伯,您好!”孙老汉停下脚步,打量对方一眼,也礼貌地点点头。他不认识眼前的两人,诧异地问:“你们……有啥事?”瘦长的年青人伸过一只话筒对着孙老汉,微笑着问:“大伯,你幸福吗?”另一位矮胖的年青人则扛着摄像机在拍摄。孙老汉心中一怔,怎么这两位年青人也问我这个?他很不高兴,问:“你们到底想找谁?”瘦长的年青人赶忙自我介绍:“我俩是市电视台的记者。”说着出示了记者证,解释道:“电视台策划近期开播一个社会热点访谈节目,我俩现在采访你,请你配合。请问你幸福吗?”孙老汉板着脸说:“我不姓符!”这位记者见孙老汉如此异类的回答。很是愕然。因为在他采访的对象中,十有八九都会说“幸福”,这位大伯竟然说“不幸福!”难道眼前这位老人生活困难?身患重病?儿女不孝?烦心事缠身?对!应深入采访他,并通过媒体效应引起有关部门关注,没法改变老人不幸福的状况。于是他追问道:“大伯,你为什么不幸福呢?”孙老汉见这位记者对自己盘根究底,十分恼火,连声说:“我为啥姓符?我不姓符,不姓符!”这位记者耐心地引导他:“如今和谐社会,你有什么不满意的的事,同记者反映一下好吗?为什么不幸福呢?”孙老汉眼看孙女放学的时间快到了,心中十分焦急,想尽快摆脱记者的纠缠,拔腿就走,边走边大声嚷叫:“好了,我有急事得走了。还是告诉你俩吧,我不姓符,我姓孙!”两记者失望地瞅着孙老汉的背影,听着他扔下的最后一句话,这才明白过来,摇摇头,不禁哑然失笑。
  
  晚上,孙老汉想起当天发生的两起问他是不是“姓符”的事,心里犯了嘀咕:先是姑娘掏本本要做记录,后是年青小伙要摄电视,这两拨人四处寻找的姓符的到底是个什么人?莫非是自己长得很像姓符的人,才引发他们的询问?孙老汉把这事说给儿子听,儿子“扑哧”笑起来:“爸,你会错了意。人家是问你生活幸不幸福?”“幸福?我当然幸福啦!咳,我还以为是问我是不是姓符呢!”这时,孙老汉满脸放光,一拍大腿,感慨地说:“在老家种地,不仅不用交农业税,政府还给补贴;生了病有医保,如果生活有困难可以享受低保;你们对我又孝顺,现在日子是越过越舒心。”说到这,他猛然想到,下午面对电视台的摄像机,他口口声声对记者说“不姓符”,要是记者以为他是说“不幸福”的话,如果在电视里播出,问题可就大了。不行,要挽回影响,顿时,他有些坐不住了,决定明天要之电视台找那两位记者,郑重更正自己因为误会说错的话,如实地告诉他们:“我很幸福!”

0

  最近,小李硬是给在农村独自生活的娘买了台冰箱。娘既高兴又担忧:这么大的东西该有多浪费电啊!以前一个月才交两块钱,现在恐怕得交十多块钱了。
  
  小李笑着安慰娘说,别看这冰箱大,但节能着呢,三天才用一度电。
  
  娘还是有点不放心,围着冰箱转了几圈,还用手摸了几下,眼里写满疑惑。
  
  小李知道娘是受穷受怕了,又没其他经济收入,就给她宽心说:“放心吧,娘。冰箱您大胆地用,这电费我给您交。您没用过冰箱,不知它的好处。您把剩菜剩饭往里放,就不容易坏,浪费的少了,电费不就省出来了?”
  
  娘听了这话,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脸上这才有了笑容。
  
  半年后的一天,小李打电话给娘,说是一家人从县城回老家过周末。一进家门,小李就先忙着去开冰箱的门,看见冰箱里的灯还亮着,就放心了。于是,小李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:“娘,这冰箱还真用着呢,不会是看我回来才插电的吧?”
  
  娘白了小李一眼,佯怒道:“你这孩子咋说话的,孝顺娘的东西娘不用,咋对得起你们这份孝心?”
  
  小李嘿嘿笑道:“感觉出它的好处了吧,要是早买回来您不就早享受着了。”
  
  娘啧啧赞叹道:“还别说,炒一盘菜放冰箱里,三天都不变味,怪好用,怪好用。”
  
  小李一惊,忙说:“娘,尽管如此,也不能把食物放冰箱里时间过长。您可别图省劲,炒一次菜吃三天啊,那样会拉肚子的。”
  
  娘平静地说:“看把你紧张的,我是故意逗你的。”
  
  吃罢晚饭,儿子吵着要看电视,打开开关,却没找到遥控器。小李就问:“娘,您把电视遥控器放哪去了?”
  
  娘说:“谁知道啊,我也忘记放哪了。”
  
  小李说:“没有遥控器,您是咋看的电视?”
  
  娘淡淡地说:“我早就不看电视了。”
  
  小李笑着打趣说:“您这老电视迷,会忍得住不看电视?再说,不看电视一个人在家多闷啊。”
  
  娘说:“冰箱天天耗着电,要是再天天看电视,那得浪费多少电费啊!”
  
  小李一下子呆住了……  

0

  马兵的摩托车刮擦了一辆停在路边的小汽车,汽车主人揪着他不依不饶,眼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马兵灵机一动——
  
  马兵是一家商贸公司的业务员,有爱睡懒觉的习惯。这天,他一不小心又差点睡过头了。本来想开车,再一想,万一路上堵车,自己一准迟到。最后,他骑上应急用的摩托车出了门。
  
  谁知屋漏偏遭连阴雨,在离单位不远的一个路口拐角,马兵的摩托车一不小心刮擦了一辆停在路边的小汽车,把车头上的一块油漆给刮擦掉了。
  
  买烟回来的小汽车主人正好看见了这一幕,一把抓住了马兵的摩托车车头,厉声说道:“怎么?撞坏我的车想溜?!”
  
  马兵赶紧说:“别误会大哥,我没想溜,我赔你钱。”说话间,马兵从口袋里掏出300元递给对方。
  
  哪知那个戴眼镜的大男人却压根儿没伸手接的意思:“你打发叫花子啊?300元!”
  
  马兵赔笑道:“大哥,不好意思,我正巧有一辆和你一模一样的小车,三个月前,我也修过差不多这么大小的一块破漆,我记得当时修车行收了我280元……”
  
  “眼镜”冷笑道:“三个月前大米卖多少钱一斤?三个月前黄金多少钱一克?物价是波动的,你懂不懂!现在人工费多贵?你能保证这个问题300元能解决?”
  
  马兵不想和对方多扯,公司规定当月无故三次迟到扣罚30%的工资,那可是快1500元钱了。自己已经迟到过两次了,这回可真不能再迟到了。他狠狠心,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百元大钞,没想到,“眼镜”似乎看出马兵急着离开,说:“如果没600元,你就自己帮我修好,再加点误工费。”
  
  这时,已有十多个路人围过来,马兵突然想起对方是谁了。应该是前面一所中学的老师,因为经常在这条路上班下班,他曾数十次路遇“眼镜”从那所中学的大门进出,并听见有学生叫他张老师。
  
  马兵急中生智,突然对着“眼镜”说:“张局长,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我就带了这么多钱,我保证400元能修好这点破损的油漆,如果不够,我以后补您。我还急着上班,您就放过我这次吧,我给您道歉了。”说着,马兵朝“眼镜”鞠了一个躬。
  
  “眼镜”疑惑道:“谁是张局长,你少来这套,你认错人了,少和我套近乎,没600元你是走不掉的!”
  
  马兵继续说:“张局长,您又升官了,不当局长了?不管怎么说,张局长,您是公务员,是这个社会的精英人士,您就放过我这一马吧。”
  
  这次,没等“眼镜”说话,那些本来站着围观的人,大多不自觉地站到了马兵这边。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还开始打抱不平:“局长很了不起?公务员很牛吗?兄弟,别理他,你就给他300元,让他找你20元,他要再敢耍赖,你看大伙儿答应不答应!”
  
  “五大三粗”的话音未落,围观者中已经有好几个人附和着叫起来:“对,就这样办!”
  
  “眼镜”一看这阵势,有点尴尬,又有点不服,说:“我不是公务员,我也不是局长,我是教师……”
  
  另一个围观的大叔更怒了:“你是教师,你搞有偿家教没有?你少废话,不管你是公务员还是教师,你少讹诈人家小伙子!没听见刚才那大哥怎么说的吗——快拿好你的280元滚蛋!否则,小心老子把你车屁股的油漆也给踹了去!”
  
  那“眼镜”大哥心里不由得有点发毛,最后,他收了300元,又给马兵找零20元,驾车灰溜溜地快速离开了。

0

  老胡坐火车去广州开会,正在座位上打盹呢,肩膀被人拍了一下,他抬起头来,看到面前立着俩乘警。还没等他明白过来,其中一位一个虎扑,干净利索地将他扑倒,接着,老胡直觉手腕一凉,低头一看,赫然是一副手铐。
  
  老胡大惊:“你们干什么?怎么乱抓人?”
  
  一乘警毫不客气地伸手扒拉着老胡的脸,仔仔细细研究了一遍,兴奋地对另一个说:“我没看错,就是他!”
  
  在众旅客的掌声中,乘警将老胡押到乘警办公室,开始审问:“你别装了,开始交代吧!”
  
  老胡委屈万分:“交代什么?我没做坏事啊!”
  
  “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!”一个乘警将一张通缉令打开,甩到老胡眼前,“你自己看看,这上面是谁?”
  
  老胡瞅了一眼,不由“咦”了一声,嘴巴张开就合不上了,天哪,通缉令上这位秃脑壳、小眼睛、阔嘴巴的家伙,不是自己是谁?
  
  他这才明白过来,乘警一定是认错了人。他大呼冤枉,一口气报出自己的名字、岁数、工作单位、身份证号码以及父母、领导、邻居的姓名……说我清清白白,不信你们去调查。
  
  还好,乘警经过仔细核实,最终搞清楚是误会,及时拨乱反正,放了老胡。
  
  乘警把老胡送回车厢,离开时,再次道歉:“实在不好意思,不过,你这张脸,嘿嘿……要怪只能怪你长了张‘明星’脸,你说,你像谁不好,偏像个通缉犯?”
  
  尽管老胡平了反,可接下来,周围的旅客还是躲瘟神一样,离老胡远远的。这一路之上,把老胡给郁闷得啊,那就甭提了。
  
  终于到了广州,出了火车站,老胡长出了一口气,举目四望,只见高楼林立、车水马龙,好繁华啊。老胡正心旷神怡看街景呢,突然双臂一疼,腿弯一麻,“扑通”就跪在地上,接着手腕上一凉。这一回老胡有经验了,不用看,那肯定是手铐。
  
  俩巡警将老胡扭往车站门口的警务处。
  
  当然,又是一场误会,广州警方也错把他当成那名通缉犯了。被铐了两个小时后,老胡再次获得自由,警察还真负责任,道歉之后,看着老胡的“明星”脸,认真地建议说:“胡师傅,我看这几天你就呆在宾馆算了,不要上街了,我担心我们其他同行看到你又产生误会。”
  
  老胡揉着酸胀的手腕,苦着脸道:“不敢了,打死我也不上街了。”
  
  就这样,在广州开了三天会,老胡硬是在宾馆里躲了三天,好不容易熬到会议结束,老胡一分钟也不想多呆,提着行李就奔火车站。
  
  上了火车后,老胡松了口气,这回总算安全了吧?可等他看到从车厢那头巡逻过来的乘警时,心中猛一凛,要是又把我当成通缉犯怎么办?
  
  他脑子一转,有了主意:干脆化被动为主动,先去找乘警解释清楚,对,就这么办。想到这里,老胡起身迎上去:“警察同志,我有个情况,想先……”
  
  那警察看他一眼,“呼”地跳起来,异常紧张地指着老胡,大喊:“不准动!”
  
  老胡忙解释:“我是主动找你……”
  
  乘警拿出手铐,打断他的话:“知道!算你自首!”

0

  罗曼是一位动物学博士。这天,他独自在一片郊外森林中考察,不小心掉进了一个猎人挖的陷阱里。陷阱挖得很深,四壁非常光滑,罗曼试了几次也爬不上去,只能大声呼救。猎人听到动静赶来了,朝陷阱里看了看,不禁有些吃惊,又有些失望。
  
  罗曼赶忙掸去身上的尘土,又整了整领带,然后仰着脑袋对猎人说:“先生,我是一名动物学博士,请你务必把我救上去!”
  
  “行,没问题。”说着,猎人晃了晃手里的网,“你可以坐进这张网里,我把你提上来。”
  
  罗曼很高兴:“太好了!那就请你快把网放下来吧!”
  
  猎人不慌不忙地说:“你要知道,我挖这个陷阱是准备捉香獐的,这可花费了我不少工夫,光是地面上的伪装,我又是搭树枝,又是覆盖松土,忙了大半天呢……”
  
  罗曼鄙夷地看了猎人一眼,从口袋里掏出两百美元,说:“我赏给你两百美元,这回行了吧!”
  
  “博士先生,对不起,”猎人很不情愿地摇摇头,“你至少要出两千美元,才能弥补我的损失。”
  
  “我再说一遍,”罗曼愤怒地说,“我是本地一位著名的博士,连市长都要敬我三分,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?”
  
  “那好吧。”C人不争了,他从腰间取出一条绳子丢进陷阱。
  
  罗曼一愣,再一看,绳头上挂着一只尖利的大铁钩。他问:“怎么回事?你刚才不是要我坐进网里吗?怎么成铁钩了?”
  
  “网是用来提香獐的,”猎人不紧不慢地说,“而你出的不过是一头野猪的价钱,我只好按提野猪的方式提你上来了……”  

0

  马老汉有个千金,叫小芳,是个大美女,村里有3个男孩子,都对她有意思。3个男孩子都很优秀,小芳也不知道该和哪个男孩子交朋友。眼看女儿年纪不小了,可女儿却无法选择对象,害得马老汉和老伴整日长吁短叹。
  
  这天晚上。马老汉和老伴在床上商讨着女儿的终身大事,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。马老汉是个彩民,他看了看时间,发现电视里开奖的时间到了,就爬起来,打开电视机。这时,电视里刚好在播放体育彩票3l选7的直播。
  
  突然,他灵机一动,想到了一个办法,不由“嘿嘿”地傻笑起来。老伴听到马老汉的笑声,不由狠狠地踢了他一脚:“你这死老头子!女儿的事还没想好办法,你还傻笑什么?”
  
  只见马老汉指着电视里的直播画面,笑着对老伴说道:“老伴,你看这样好不好?我们让那三个男孩子来猜号,哪个人猜的号被选中的多,哪个人就成为小芳的男朋友。”这个主意不错,虽然这种选女婿的方法有些冒失和武断,但总比让女儿的婚事搁在那儿不解决要好得多啊!
  
  早上起来,马老汉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给了小芳。小芳抿嘴一乐,也点头默许了这种办法。于是。她就把马老汉的意思告诉给了那三个男孩子。
  
  为了公平起见,马老汉让三个男孩子按先后顺序来。每次,他要那三个男孩子各写三个号码,然后,马老汉再把这三个号码作为铁号,自己再添加四个号码进去,等开奖结果出来,就能看到哪个人猜对的号码多了。
  
  小丁第一个猜号。这天开的是335期的3l选7,小丁就随手写了三个数字“03,13,23"作为自己的猜号。马老汉把这三个号码添加到自己每天必买的四个号中去了。
  
  晚上,335期的结果出来了,小丁只猜中了一个“23”号。看着结果,小丁沮丧地低下了头。
  
  336期的31选7轮到小吴猜了。小吴知道马老汉喜欢吉利的数字,于是,他就写了三个数字“08,18,28”作为自己的猜号。
  
  晚上,336期的结果出来了,小吴也只猜中了一个号。小吴也沮丧地低下了头。
  
  337期轮到阿康来猜了。阿康心想:这体彩,出的就是让大家意想不到的号。我索性来个特殊的。于是,他就写了这样三个数字“04,14,24”交给了小芳。
  
  晚上,337期结果出来,那七个号码中,果然有“04,14,24”这三个号码。
  
  第二天,小丁、小吴酸溜溜地来到了阿康的家,准备向他表示祝贺。可一到阿康的家门口,他们就看到阿康鼻青脸肿地走了过来。他们连忙迎上去问阿康:“我说兄弟啊,你快要成为马老爹的乘龙快婿了。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呢?”
  
  阿康叹了一口气,气愤地说道:“你们别说了,气死我了!”
  
  小丁、小吴连忙问道:“怎么呢?你不是全都猜中了吗?”
  
  “唉!一言难尽啊!”阿康继续叹气道。
  
  “嘿嘿,我说兄弟啊,是你昨晚又换了号码吧?”小丁有点幸灾乐祸起来。
  
  “不是!”阿康摇了摇头。
  
  “那肯定是你得罪了马老爹?”小吴也试探道。
  
  “不是,都不是!”阿康苦笑着说道。
  
  “那快告诉我们是怎么回事吧?”两个人再也忍不住了,他们拉着阿康到了一家饭店,狠狠地给他敬了几碗啤酒,阿康才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他们。
  
  原来,小芳昨晚把“04,14,24"这三个号码给马老汉后,马老汉向来是个喜欢吉利数字的人,一看这三个号就气得不行,他气愤地把这张纸条扔进了垃圾桶里。可晚上337期结果一出来,马老汉一看就急火攻心,晕了过去。
  
  “不会吧?你也太夸张了吧!哪怕不写这三个号,马老爹也不会急得晕过去的,因为后边还有好几个号码呀!”小丁根本不信地说。
  
  “你们不知道啊,我那三个号,跟小芳爹那固定要买的四个号组合起来。就是337期的特等奖啊!”阿康放下酒碗,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“如果他听了我的话就好了。”
  
  “可小芳的爹写不写你这三个号,跟你鼻青脸肿又有什么关系呢?”小丁望着阿康肿起来的脸庞,疑惑地问。
  
  “唉!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?小芳是个孝顺的女孩,她见自己父亲给我这三个号弄得住进了医院,能不生气吗?她一生气,就拿起一根棍子,狠狠地揍了我一顿。这下,我可是彻底没戏了,你们或许还有希望。”阿康唉声叹气。
  
  “那你快说,小芳的爹住在哪个病房?”小丁、小吴又乐了,他们忙不迭地问阿康。
  
  “破才医院,414号病房!”阿康没好气地回答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