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典段子 | jj笑话网
0

  老_有个朋友叫高明,点子很多。高明没有工作,可时不时能有些收入,他得意地说自己总能想出点子赚钱。
  
  这天,老罗买了点卤肉,转身往回走时,一不留神踢着了墙边蹲着的人,原来是个乞丐。老罗有些不好意思,就递了点零钱过去。乞丐抬起头时,老罗惊呆了:这人虽然脏兮兮的,但不正是高明吗?他怎么沦落成乞丐了呀?高明也认出了他,二话不说拿过钱,跑到附近同伴那里,不再搭理老罗。
  
  老罗匪夷所思,回家后给高明打电话,对方却关机了。第二天,老罗去卤肉店附近转悠,果然又看见高明和同伴蹲在街边。这次,他却对老罗使起了眼色,又冲卤肉店努了努嘴。老罗明白他这是让自己去买卤肉,虽然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,还是半信半疑地进店去了。
  
  这时,高明跟同伴嘀咕了两句,兴冲冲地跑过来,伸手便向老罗乞讨。老罗还没开口,只见高明背对着同伴,对自己低声说:“这里有坏人,快报警!”老罗吓了一跳,但看到高明一脸严肃认真,就趁他拿钱跑开去的工夫,悄悄打了110。
  
  警察很快赶来,有一个乞丐见状,起身就要跑,却被高明绊了个跟头,立刻被制伏了。警察问清楚情况后,拍了拍高明说:“谢谢你啊,帮我们抓住了重大在逃嫌疑人。”
  
  见老罗惊讶不已,高明“嘿嘿”一笑:“前阵子,我见公安机关重金悬赏抓嫌疑人,发现那小子很像,就假扮乞丐跟他们混,确认以后再找机会报警。怎么样,我这个点子不错吧?奖金可是十万块呢!”

0

  黄军开了家建筑公司,这些年挣了不少钱。他平时没什么不良嗜好,就是喜欢豪车。
  
  这天早上,黄军开着自己新买的跑车,神气地从家里出发去公司。半道上,他一不小心把车开上了路中间的绿化带,前后车轮刚好分别卡在两侧的马路牙子上,这下可把他闹了个大红脸。
  
  黄军心想:太尴尬了!这么豪华的车就这样霸气地横在了绿化带上。这事儿必须马上解决,不然自己很快就会变成网红!
  
  这时,一个穿着黄衣服的外卖小哥开着助动车路过。看到外卖小哥的背影,黄军急中生智,立即拿起手机,一口气点了附近十家饭店的外卖。
  
  没过几分钟,十个外卖小哥都到齐了。明白黄军的用意后,十个外卖小哥在他的指挥下,围着车子,喊着口号,把车挪离了绿化带。
  
  S军热情地给了每个人五星好评。外卖小哥们也很高兴,因为黄军自己已经吃过早餐,这十份外卖就成了他们的加餐,大家一边吃一边感谢他。
  
  问题解决了,黄军赶紧开车逃离了现场,心里还得意地为自己的机智点赞:“瞧瞧,自己只花了80元,就收到了800元都买不来的效果,真是思路决定出路啊!”
  
  可让黄军没想到的是,几个外卖小哥集体学雷锋的短视频很快就刷爆了朋友圈。黄军打开视频,这不看不要紧,一看吓一跳,视频里清楚地拍到了他的车牌号,还有在一旁指挥的他。看样子,这网红是当定了!  

0

  一位公司老板由律师陪同,来找他原来的会计。老板问会计:“你把我的三百万藏到哪儿去了?”会计不作声。
  
  老板提高了声音:“你把我的三百万藏到哪儿去了?”
  
  律师说:“先生,这个人现在又聋又哑,听不懂你说的话,让我来!”
  
  老板说:“好吧,问他把我那该死的钱藏到哪儿了。”律师于是用手语问会计三百万美元藏到哪儿了。
  
  会计打着手势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”
  
  律师对老板说:“他说他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  
  老板拔出一把手枪,枪口对准会计的脑门,说:“问他把我的钱藏哪儿了。”
  
  律师打着手势:“他问你把钱藏哪里了。”
  
  会计颤抖着打手势:“好好好,我说,藏在我家后院杂物室的一只棕色手提箱里。”
  
  老板问:“他说什么?”
  
  律师答道:“他说……见你的鬼去吧!你才不敢开枪呢!”

0

  唐欢庆写材料写到了深夜一点,闭了眼正迷迷糊糊想睡,忽然听到一女人尖利的声音在喊:“捉贼呀!捉贼呀!”女人的喊叫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极大,唐欢庆二话没说就跑出门。
  
  小偷拼命地跑,唐欢庆在后面拼命地追。
  
  唐欢庆腿长,在大学里每回运动会都拿长跑冠军;一会儿,唐欢庆就追上了小偷。
  
  小偷忙求饶:“大哥,放过我吧!我这是第一次,今后再也不敢做这种事了。”
  
  “为什么要偷?”唐欢庆厉声地问。
  
  “我母亲病了,没钱上医院,我没工作……”他的眼中泪光闪闪,声音也哽咽了。
  
  “喏,这是100块钱,你先拿去给你母亲看病。你明天来民政局找我,我叫唐欢庆,我朋友的酒店正要招几名保安,我介绍去的,他保证要。”
  
  “谢谢大哥!大哥真是个大好人。”他“扑通”一声朝唐欢庆跪下了。
  
  “别!别!快起来。”唐欢庆扶他起来。
  
  就在这时,唐欢庆感觉到脚下的地晃得厉害,路边的一幢高楼“轰”的一声倒了。唐欢庆喊:“不好,地震!”
  
  四周一片哭嚎声,警车、救护车“呜呜”的鸣叫声,房子倒塌的“轰隆”声,还有其他杂乱无章的声音。
  
  地震过后,唐欢庆才知道他住的那幢旧楼整个倒塌了,楼里居住的近百人仅幸存几人。
  
  唐欢庆心里说,真得感谢那个小偷,要不自己也死定了。唐欢庆又觉得怪,那天晚上,那女人的呼救声极大,竟只有他一个人出来追小偷,连那呼救的女人也没出来。
  
  女友从县城赶来了,她见到唐欢庆,把他紧紧抱住,哭着说:“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!”
  
  “如果我不是出门追一个小偷,那你真的见不到我了。”唐欢庆给女友讲他追小偷的事。
  
  女友说:“真得好好感谢那个小偷,是他救了你一命。”
  
  “不知道今后还能不能见到他?”唐欢庆沉思着说。
  
  几年后,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敲开了唐欢庆的办公室。男人问:“你叫唐欢庆?”
  
  唐欢庆点点头:“你是……?”
  
  “你不认得我啦?你总记得几年前追过一个小偷吧?”男人说。
  
  “是你?!我那时让你找我,你怎么不来?”
  
  “没脸。其实我那时对你说的话都是骗你的,我母亲根本没病,只是我自己好吃懒做,没钱用就干那种事了。真感谢你,是你唤起我的羞耻心,是你让我觉得这世界其实有很多真善美的东西。从那以后,我再没做过坏事了。我开始是学做小生意,后来生意做大了,便开了这家昆仑实业有限公司。”
  
  “啊!昆仑实业公司是你的?这可是全市十大私营企业之一呀!你的乐善好施也是出了名的,赈灾呀,扶贫呀,希望工程呀,你没少捐。”唐欢庆感慨地说。
  
  “这还不是学了你?我真要好好感谢你!”那男人说。
  
  唐欢庆忙说:“不,该我感谢你,是你救了我的命!”
  
  “可你拯救了我的灵魂!”那男人激动地说。
  
  两个男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。

0

  孟在欧洲留学,结识了男朋友杰森。这次放假,孟莹带着杰森回中国见父母。孟莹父母思想开放,告诉女儿说:“只要你们真心相爱,我们完全接受,但你得去征求一下老祖宗的意见。”
  
  老祖宗是孟莹的曾祖父,虽年事已高,但身体硬朗,在家族中有着极高的威望。于是孟莹带杰森去见他。
  
  老祖宗见到孟莹很高兴,听说来意后,他盯着杰森看了一会儿,对孟莹说:“想知道我的意见,得先让我问他几个问题。你放心,问题很简单,他只要点头或摇头就可以了。”
  
  孟莹把老人的话翻译给杰森听,杰森点头表示明白了。
  
  老祖宗问:“你是英国人吗?”杰森摇摇头。
  
  老祖宗问:“你是法国人吗?”杰森摇摇头。
  
  老祖宗问:“你是德国人吗?”杰森摇摇头。
  
  老祖宗问:“你是俄国人吗?”杰森摇摇头。
  
  老祖宗问:“你是意大利人吗?”杰森摇摇头。
  
  老祖宗问:“你是美国人吗?”杰森摇摇头。
  
  老祖宗问:“你是奥地利、匈牙利那一片的人吗?”杰森摇摇头。
  
  老祖宗又问:“你是日本人吗?”没等杰森回答,老祖宗便自言自语道:“高鼻蓝眼,当然不是日本人。”接着,他把两位晚辈的手拉到一起,开心地说:“好了,孩子们,祝你们幸福!”
  
  路上,杰森说:“你曾祖父只问了我几个奇怪的问题……他为什么这么问呀?”孟莹笑着反问道:“难道你没听说过八国联军侵华的事儿吗?”  

0

  米勒是一位非常有名的医学专家。多年前,他受邀在某大型会议上发表一个重要的演讲,会议恰巧在他的故乡费城举行。
  
  演讲当晚,礼堂里挤满了人,除了米勒的亲友,还有不少慕名前来的市民。米勒走到演讲台上,不料手中的讲演稿滑落到了地上。他忙弯腰去捡,却不小心放了个屁。麦克风放大了这个小意外,声音响彻整个会场。虽然这让他感到很难堪,但他仍强作镇定,勉强完成了演讲。最后,精彩的演讲赢得了台下雷鸣般的掌声,但米勒连答谢都顾不上,就从后台逃也似的冲了出去,从此再也没回过费城。
  
  多年后,因为年迈的母H病重,米勒才不得不赶回来。这天,他乔装打扮,化名琼斯,准备在母亲家不远处的一家小旅馆落脚。天黑时分,他悄悄到达了,前台接待员迈克一边帮他办理手续一边搭讪道:“琼斯先生,您是第一次来费城吗?”
  
  米勒摇摇头:“不是。我是土生土长的费城人,从学校毕业后搬到了别的城市。”
  
  “之后您就没再回来过吗?”迈克好奇地问。
  
  “其实,多年前我回来过一次,”米勒扶了扶眼镜说,“但那次发生了一件很糗的事,让我很难堪,也就没再回来过。”
  
  迈克同情地点点头,安慰道:“琼斯先生,我虽然经历的事情不多,但我的经验告诉我,对我来说很糗的事,别人往往不会放在心上的。我觉得您那件事也是这样。”
  
  米勒苦笑道:“孩子,我那件事未必如此。”
  
  “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吗?”
  
  米勒点点头说:“是啊,很多年前了。”
  
  迈克扬起眉毛问:“是在米勒响屁事件之前还是之后?”

0

  阿南是个气象专家,早些年,他常去电视台做预测天气的节目。有一年冬至,阿南到叔叔家参加家庭聚会,叔叔拿出一个“小太阳”取暖器给阿南取暖,可小太阳功率太小了,阿南还是冻得直发抖。最后,阿南受不了了,说道:“叔叔,太冷了,快生炉子吧!”
  
  叔叔白了阿南一眼,说道:“我也想生炉子,可煤棚里哪里有生炉子的煤啊?现在别说我家了,村里大家都缺煤。”阿南一惊,问道:“叔叔,冬天很冷的,你们怎么不知道多准备点煤过冬呢?”
  
  叔叔说:“还不是因为你!”
  
  阿南又是一惊:“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啊?”
  
  “怎么跟你没关系?”叔叔气鼓鼓地说,“入冬前,你去电视台做节目,你拍着胸脯说,今年肯定是暖冬!你是我们村的骄傲,大家都相信你,听了你的话,所以都没做什么准备,谁知道今年冬天格外冷。阿南,我们都被你坑苦啦!”
  
  阿南尴尬极了,恨不得马上找个地缝钻进去。这时,阿南的姑姑说:“姑姑家倒还有些煤可以取暖,是你姑父提前准备的。”
  
  阿南一听,抬起头,说:“叔叔,专家是人不是神,我们也有预测不准的时候。在这一点上,你得向我姑父学习,多留个心眼,他就没听我的,否则也要挨冻了。”
  
  姑姑摆摆手,皱眉道:“阿南,你姑父不是你想的那样,有那么多心眼。其实你去电视台做预测前,你姑父就从外面进了一批煤,准备大赚一笔,可因为你的预测,他又把进的煤给退了,只留了一点自己家里用。唉,要不是你,我今年冬天肯定要大赚一笔的……”

0

打赌

- 经典段子 - 阅 2

  李东正在睡觉,突然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,一看,原来是昨晚一起喝酒的王凯打来的。李东按下接听键,里面传出的却是个女人的声音:“我是王凯的老婆,昨晚王凯是不是和你一起喝酒了?现在他死了,你看着办吧!”
  
  李东腾地坐了起来:王凯昨晚还好好的,就是喝高了点儿,怎么说死就死了?他老婆这是要找自己算账?李东顿时成了热锅上的蚂蚁,他早就听说过,跟人一起喝酒引起猝死事件的,参与喝酒的都得赔偿,看来自己要破财了。
  
  李东赶紧跟昨晚一起喝酒的张三和李四联系,通报了王凯的死讯,并约定在附近的茶社见面,商讨对策。
  
  在茶社坐定,张三首先开了腔:“昨晚是王凯死乞白赖找我们喝酒的,他死关咱们什么事?我不会赔钱!”
  
  李四附和道:“就是就是,再说,王凯早就有病吧?谁敢说他的死就跟喝酒有关?”
  
  见张三和李四拒绝赔钱,李东的脸都绿了:“可王凯的老婆已经知道了,她以后肯定会缠着我们了。”
  
  张三眼珠一转,突然哀求李东:“东哥,我们都上有老下有小,就你是光棍一条,不如这样吧,危难关头你帮我们扛一扛,日后,我们会找机会报答你的!”说完和李四溜之大吉。
  
  回家后,李东失眠了一夜,他觉得躲避不是办法,第二天一早就买了个花圈,径直来到了王凯的家。李东敲了敲门,门一开,差点让他一屁股坐在地上——开门的竟然是王凯!
  
  见李东脸色苍白,手里还拿着花圈,王凯哈哈大笑起来:“不好意思呀,东哥,老婆非要跟我打赌,说喝死我也不会有人给我送花圈,我就知道你这人实诚,这不,你还真来了!”

0

  银行每月的月末有一笔奖金,给当月综合表现最突出的一位员工,具体给谁,由各分行的行长推荐。怀特行长怕得罪人,思前想后,心生一计:何不用扑克牌摸彩发奖?
  
  于是每到发特别奖的日子,分行里就有了这样一番景观:怀特先把一张黑桃A的扑克牌藏在营业大厅的一角,然后把全体员工召集起来,宣布完奖金数额后,说:“谁找到黑桃A奖金就归谁,预备、开始——”话音刚落,就见员工们一个个如扑向母狗争吃奶水的小狗娃,你推、我扛、他撞……片刻后,有人大叫黑桃A找到了,怀特就把装有奖金的信封交给“中奖者”,自己也从中找到了当庄家的乐趣。
  
  这天又是一个发特别奖的好日子,怀特刚把全体员工召集起来,忽然大门一开,闯进来两个蒙面持刀的歹徒。“抢劫!”其中一个歹徒大叫一声,一屋子员工顿时全傻了眼,不敢挪动半步。
  
  两个歹徒冷笑着向柜台走去。正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,怀特忽然急中生智,一声大吼:“今天发放奖金用新办法,黑桃A,就在他们两个身上!”顿时,员工们争先恐后地扑向两个劫匪,两人顿时被扑翻在地,员工们饿狼似的撕扯着他们的衣衫……
  
  两个歹徒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挣脱人群,夺路逃出,这时,他们的身上都只剩下一条破烂不堪的内裤,两人一边逃,一边还惊慌失措地大叫:“抢劫了!抢劫了!”
  
  一个月后,又到了发特别奖的日子,近来存款额猛增,奖金自然也增加了不少。怀特宣布完奖金的数额,员工们个个摩拳擦掌。怀特正要指出藏有黑桃A的区域,突然大门一开,进来两个全副武装的“警察”,来者不是别人,正是上次那两个歹徒,这次,他们是来复仇的。
  
  这两个“警察”动作非常快,进来后也不说话,直奔怀特而去。大家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,怀特已经被戴上了手铐,两个“警察”说:“各位不要紧张,怀特涉嫌贪污渎职,我们现在要带他去警所问话。”
  
  员工们一时摸不着头脑,但奖金还没有拿到,大家自然不肯离去,都带着愤怒的表情,直勾勾地盯着两人。
  
  两个劫匪本来想先狠狠地教训怀特一顿,出出胸中的恶气,然后再顺手牵羊发笔横财。可眼下两人被员工们看得慌了神,便决定:钱可以不抢,但仇不能不报。于是两人拽着怀特就向门外走。
  
  怀特不愧是一行之长,虽然身陷险情,却临危不乱,眼看他就要被两个假警察拉出大门,说时迟那时快,只见他深吸一口气,大喝一声:“黑桃A在我们三人身上,找到有奖!”
  
  话刚出口,员工们就像条件反射一样扑向了三人。顿时营业厅里衣衫横飞、鬼哭狼嚎……
  
  片刻后,行人们看见银行里跑出两个只穿内裤的男人,他们嘴里惊魂未定地叫喊着:“又抢劫了!又抢劫了!”

0

  从前,有这么一家人,生了三个儿子,家景还不错。后来,三个儿子长大了,一天,爸爸把三个儿子叫来,每人给一点盘缠,让他们出门拜师学艺。
  
  三兄弟一同出发,走到一个亭子里歇息了一会儿,老大对两个弟弟说:“前面有三条路,我们每人各走一条路,一年后我们仍在这里相聚。”于是三兄弟就此分开了。
  
  老大走最上面一条道,走着走着,看见一个人拿着火枪正瞄准在天上飞的燕子开枪,“怦”的一声,燕子从空中掉了下来,老大快步走上前,“扑通”一声跪在那人面前,喊着:“师傅,请收我为徒,我要拜你为师。”那人诧异,忙扶他起来,说:“小伙子,你为何拜我为师?”老大说:“我觉得你射击太准了,我要向你学。”于是他就跟着这位师傅学了起来,不到半年,老大就学得很好了,他可以脱下鞋子往空中抛上去,再用火枪瞄准射击,刚好在鞋底中央穿过,丝毫不偏。又学了几个月,他甚至可以把酒瓶抛向空中时,再用火枪射击,子弹能从瓶底中间穿过,瓶口出来。
  
  老二走第二条路,也是走了一段路,看见一个四十多岁的男生挑着一担竹箍,那竹箍编的特别精致细腻。于是就走上前,拉住那人的手,跪下去拜他为师,那人也感到很唐突,问:“你为什么要拜我为师呢?”老二说:“我看得出来你编箍技艺高超,所以我要拜你为师。”那人就收下老二做他的学徒,每天教他编箍的技巧,几个月后,老二编的箍就与师傅相比拟了,将近一年时,他的手艺已远远超过师傅,达到编出来的箍的大小与实物完全吻合的程度。
  
  老三走第三条路,走了好长一段路,才看见前面一个村庄里有人在办丧事,好几个人在哭,其中有一位约三十岁左右的妇女,她哭得是那样的动人和抑扬顿挫,围观的人是数不胜数,无不动之以情。老三挤进人群,径直走到那女人面前,跪到在地,说:“师傅,请收我为徒。”那女人更是惊讶,扶起老三,说:“小伙子,别开玩笑了,我父亲去世,哪有心情跟你玩。”老三执意拉着那女人的手说:“姐姐,我是真心向你学习的,我从小到大从没听见过有如此美妙的哭声。”那女人就收老三为徒,教他哭的各种艺术。
  
  一年后,他们学艺期满回家了,老大背着火枪先到那亭子里,呆了一会儿,看见老二挑着一担竹箍也来了,两人就聊了起来,问对方学了什么手艺,老大说:“我学了火枪射击。”
  
  老二也自报师门说:“我学了编竹箍。”
  
  过了一会儿,老三也来了,他手里拿着两本书。
  
  两位哥哥猜不到老三学了什么手艺,就问:“弟弟,你学了什么手艺?”
  
  弟弟说:“我学哭。”
  
  两位哥哥笑了,说:“弟弟,哭有啥好学的?”
  
  弟弟说:“你们不知道,哭也是一门艺术。”他就把手中的两本书给他们看,那书上写的就是哭的学问。
  
  三兄弟一同回到家里,那晚全家聚在一起吃团圆饭,特别开心,老二说:“大哥,你说你射击特准,我问你,现在爸爸头发上有一只苍蝇,你能射中吗?”
  
  老大很有把握地说:“没问题。”就随手拿起火枪瞄准那只苍蝇,“怦”的一枪,谁知刚刚由于喝了点酒,头有点晕,造成射偏下了一点,射到爸爸的额头上,爸爸头破血流,老二急着编箍,想套住爸爸的脑壳不让裂开,不料又太偏小了点,想重编时,爸爸头壳早已裂开了,这时老三见爸爸头破而亡,就放声大哭起来,那哭声犹如琴弦弹奏一样,悦耳动听,富有情感,方圆几十里路的人都闻声赶来欣赏,挤得他屋子里水泄不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