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算命招亲 | jj笑话网
0

电脑算命招亲

已有 5 人阅读此文 - - By jj笑话网

  中午,乡长来到资料室,看到秘书小王在玩电脑算命,心念一动,马上把小王赶到外面去,然后把门关上,很虔诚地启动了算命程序。
  
  乡长本来很迷信,却信不过乡里的算命先生,现在有了这高科技的算命工具,想问个事儿就方便多了!
  
  原来,乡长有个智障的儿子,年过三十了还没娶到老婆,乡长正为这事焦急呢,于是赶紧把儿子的资料输入电脑。
  
  儿子对象的资料很快显示在电脑屏幕上:“姓名,刘彩花;年龄,30岁;血型,O型。此女旺夫,一定要在年内娶进门,从此家宅年年兴旺。”
  
  乡长一看乐坏了,高科技的东西就是不同凡响,连未来儿媳的名字都知道呢!
  
  下班回家后,乡长突然犯愁起来,上哪去找“刘彩花”呢?总不能张贴寻人启事为儿子找媳妇吧?!
  
  乡长老婆生气了:“亏你还是一乡之长,就不能想个法子让下面的村长帮帮忙?”乡长茅塞顿开。
  
  刚好乡政府召开村长工作碰头会。会议结束的时候,乡长提到,有个港商准备在这附近一带投资,顺便寻找失散的一个亲人刘彩花,O型血,今年30岁。这个港商的项目附近几个乡的人都在盯着,为了不让别人抢了,大家一定要保守秘密,一有刘彩花的消息马上向他报告,对了,还要把刘彩花的婚姻状况说一说,好让港商觉得我们的工作热情周到。
  
  第二天,甲村村长就打来电话:“找到了!我们村有个刘彩花,未婚,今年刚好30岁!”
  
  于是,乡长马上兴冲冲地赶到甲村,一看资料,那女人的名字却是刘菜花!气得乡长把甲村村长狠狠痛斥一顿。
  
  第三天,乙村村长也说找到了刘彩花,30岁,未婚。乡长核实了名字后,马上赶到乙村,见到了刘彩花,觉得人还可以,就带她到村医务所测试血型,却是B型血!
  
  乡长又白忙了一场,只得把一肚子气都发在乙村村长身上。
  
  接下来,没有人敢再向乡长提供刘彩花的线索。眼看就要到年底了,乡长不禁焦急起来。
  
  这天,丙村村长打来电话:“刘彩花找到了!就在邻乡的丁村,名字是彩旗的彩,野花的花,未婚,年龄30岁,而且刚刚参加村里的集体体检,血型是O型!”
  
  这真是天意!乡长赶紧给祖宗烧上一柱香,饭也顾不上吃,就直接赶到丁村。因为丁村归邻乡管辖,太张扬了不好,乡长也没让人陪着。
  
  按照丙村村长给的地址,乡长七拐八弯才找到一所茅屋,门前有一个大汉在编竹箩。
  
  乡长看看破旧的茅屋,觉得刘彩花的家境不是很好,估计婚事不难谈成,就问大汉:“这是刘彩花的家吗?”大汉点点头,继续编他的竹箩。
  
  哦,原来是未来亲家的人。乡长的语气马上变客气了,再问道:“请问刘彩花在家吗?”
  
  “我就是刘彩花。”编竹箩的汉子终于抬起头,抖动着鼻子里伸出来的像毛毛虫般的鼻毛,却看到来客已经昏倒在地!
  
  大汉慌忙喊来几个乡邻,七手八脚要把客人救醒。
  
  幸亏乡长是一时饿极气急才晕倒的,很快就苏醒过来,一声不吭地离开了丁村。
  
  回到家里,乡长气呼呼地说:“明天回单位就把那破电脑砸了!什么高科技算命?可把老子害惨了!”
  
  老婆连忙劝告他:“电脑办公是政府提倡的,砸不得啊!要不,你明天试试先给电脑烧把香,也许就会灵验多了!”
  
  第二天上班,乡长果真提着一大把香走进资料室,把小王轰了出去,然后严严实实地把门关上。
  
  小王从窗户看到里面香烟缭绕,不知道乡长在干什么,也不敢问。
  
  过了一会儿,忽然听到里面“哐啷”一声,好像是摔破了玻璃,继而看到乡长忿忿不平地出来了:“什么电脑算命?替儿子找媳妇居然把自己老婆的名字输出来了,太欺负人啦!”
  
  小王赶紧冲进资料室一看,电脑荧屏已经被烟灰缸砸了一个洞!

免责声明:本网站经典笑话栏目(http://www.jj00.cn/category/jingdianduanzi)仅用于分享学习交流共享,不代表本站立场,不妥之处可联系本站删除。用户下载使用本站任何工具/软件/视频即视为同意免责内容,违者后果自己全权负责。 本文章关键词:电脑算命招亲

Tags: , ,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0
相关文章!
  • 请勿让座
    - 阅 2

      赵大爷退休后,每天早晨乘公交车去公园锻炼。他经常运动,身体很好,美中不足的就是那满头的白发,暴露了年龄。赵大爷一上公交车,总会有年轻人主动给他让座。赵大爷很不服老,耿耿于怀。
      
      前阵子,赵大爷在网上看到一则新闻,说有位老人出行时为了避免被让座,在自己胸前挂了一块纸牌子,上面写着“请勿让座”四个字,大爷的包容与善举得到了网友的纷纷点赞。赵大爷一瞧,觉得这招很有借鉴意义,马上叫儿子也给自己弄一块牌子。
      
      儿子想了想,说:“爸,他那字是手写的,我给你来个升级版的吧。”
      
      赵大爷来了兴趣:“啥是升级版的?”
      
      儿子说:“我给你买个电子显示牌,按亮就会自动显示出字。”
      
      赵大爷很高兴,几天后,他在胸前挂上电子显示牌出门了。牌子上发光的字果然非常醒目,吸引了公交车上所有人的目光,大家对赵大爷投去赞叹的目光,有人还竖起了大拇指。赵大爷特别得意,还专门换了两趟车到公园,就为了多感受别人的赞许。
      
      过了几天,赵大爷上车时,又按亮了电子显示牌。可是这回,大家看他的眼光却有些奇怪,很多人窃窃私语,还偷偷笑起来,让他浑身不自在。赵大爷疑惑地想,这些人在笑什么?
      
      这时,旁边有个小伙子站起来说:“大爷,坐吧!”
      
      赵大爷急忙摆手:“我不坐,我不坐!你没看见我这牌子吗?”
      
      小伙子笑着指指赵大爷胸前的牌子:“看见了,您请坐吧!”
      
      赵大爷连忙低头一瞧,不禁一跺脚:“这山寨货!”原来,电子显示牌有一半坏了,上面只亮着两个大字“座”!

  • 加把劲儿
    - 阅 1

      这天一大早,王涛和往常一样来到局里上班,一到局里,新来的郑局长就召开了一个全体会议,动员大家伙干活。
      
      原来,昨天一场暴雨,局里的停车棚塌了半边,郑局长提议大家自力更生,自己动手搬走棚子塌掉后的杂物。王涛听了,心里暗乐:他今天穿了一件特别的衣服。这是一件破了的夹克,老婆本打算扔了的,可王涛见这夹克洗得非常干净,就想再穿一次,等穿脏了再直接丢掉。所以,他今天不怕弄脏衣服,可以痛痛快快地干活!
      
      没了弄脏衣服的顾忌,王涛一马当先,第一个跑上前,“刷刷刷”几下叠起四五块粘满黑泥的砖头,搬起便跑,干劲儿十足。有了王涛带头做出表率,一些本来不情不愿的人,也只好去干活了。郑局长看到局里的人一个个挽袖上阵,欣慰地笑了。
      
      在局里上班的这些人,不像在工厂做工的,不管有没有职务,普遍都很讲究仪表,这次干脏活儿,大多数人谨慎得跟八十岁老太太似的,主要就是怕弄脏、弄坏了自己的衣服。反观王涛,平常在局里是个不起眼的小兵,这会却充满了力量和斗志,人家搬一趟东西,他能搬三趟,还都是小跑前进的……
      
      很快,王涛的表现就引起了郑局长的注意,郑局长拿起喇叭,大声说道:“大家都加把劲儿啊!要把这次干活当成一场硬仗来打……哎,别怕弄脏衣服嘛,看人家王涛,你们的衣服是衣服,王涛的衣服就不是衣服了?我看,王涛就是这场行动的先锋官,请大家向王涛学习,向王涛看齐……”
      
      王涛听到郑局长在喇叭里喊出了自己的名字,真是受宠若惊!有了郑局长的赞扬,王涛只觉得浑身充满了力气。说起来,王涛这次卖命干活,不但因为他穿着准备丢弃的破衣服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,王涛的顶头上司老股长,马上要办退休了,空出的股长位子,论资质论能力,都要轮到王涛接手了,王涛已经打通了副局长的关节,但郑局长的一票显然是最关键的。
      
      郑局长已经注意到自己了,还等什么,拼命干吧!王涛越想越兴奋,他环顾四周,见大家正在两人一组搬柱子,王涛大叫一声:“柱子让我来搬,看我的!”
      
      王涛弯腰抓起一根木柱子,一头冲地,一头对天,紧紧抱在怀里,小跑着朝外面搬去。他跑两个来回,搬了两根柱子,人家两人一组,抬着一根柱子,才走一个来回,这么一算,王涛一个人顶四个人干活儿啦!
      
      郑局长看在眼里,又发话了:“看人家王涛,不愧为先锋官!一个顶四个……男同志们,也像王涛那样一人抱一根嘛,柱子又不重,不要怕弄脏衣服嘛……”
      
      没办法,局里的男同志只好学着王涛,一人抱着一根木柱子,如此搬运,效率果然很高,柱子很快搬完了。
      
      柱子搬完了,剩下的就是些泥灰疙瘩、破铜烂铁之类,局里的几个女孩,每次搬运,一只手托半块砖头、或捏几根铁钉,照她们这种林黛玉般的干法,猴年马月才能搬完这些零碎东西啊!
      
      一门心思当“先锋官”的王涛,此时分明看到了郑局长充满期待的眼神……“大家看我的!”他一声大喝,接着便做出了一项惊人之举:只见他“—”地一声拉开脏兮兮的夹克的拉链,几下脱掉夹克,把夹克朝地上一铺,双手如同利铲一样,连捧带扒,“呼呼啦啦”几下便将夹克上堆满了杂物,然后抓着夹克的四角,一提,就像提一个打好的包袱,将装满杂物的夹克拎了起来,“嗨”地发一声喊,双手抓着“夹克包”朝身后一甩,大步朝前走去。众人面面相觑:是什么力量使王涛身上出现了奇迹?或许,王涛天生便有做苦力的天分?
      
      看着王涛如此奋不顾“衣”的举动,大家伙心里不禁暗想:郑局长不会还让我们学王涛吧?再看郑局长,只见他也瞪大了眼珠子,张着嘴巴,说不出话来……
      
      几天后,王涛所在股的股长退休了,接替股长位子的却不是王涛,这实在出乎王涛的意料,他挺委屈地去找副局长,副局长苦笑着告诉王涛,本来股长的位子非王涛莫属,然而,那次干活后郑局长说了句话,让谁也不敢为王涛说话了。那次,看到王涛把衣服当包袱使以后,郑局长张开的嘴好半天才合拢在一起,然后,嘴里嘟囔出了一句话:“这王涛,是不是脑子有毛病啊……”

  • 奇怪的邻居
    - 阅 1

      小李上的是夜班,所以一般都是早上回家补觉。
      
      最近,他遇上了烦心事。因为隔壁搬来了一户新邻居,每天一早开始吵闹,让小李久久不能入睡。他原以为邻居放的是重低音音乐,可是当他在墙上附耳倾听时,却被吓了一大跳!这哪是什么重低音,分明是很多人吼叫的声音,还伴随着阵阵击打声。
      
      这天傍晚,小李浑浑噩噩醒来,准备出门买点吃的,没想到一打开门就撞见了新邻居:三五个大汉身材壮硕,穿着黑背心,脸上、耳朵上布满了伤疤,其中一个还戴着金项链,看到小李盯着自己看,那人还凶狠地瞥了他一眼。
      
      这是小李第一次遇见新邻居,他胆战心惊地关上了门,瘫坐在地上,不由得想起新闻里报道的一些“黑老大”的形象:黑背心、金项链、伤疤,简直和邻居一模一样!小李看了一眼居委会发的扫黑除恶宣传单,上面的“全民参与、积极举报”几个字格外显眼,便拿起手机毫不犹豫地拨打了举报电话。
      
      第二天一早,社区民警敲响了邻居家的门,小李透过门上的猫眼往对面望去,只见一个穿着黑背心的壮汉打开了门。社区民警出示证件后说道:“同志,有人举报你们涉嫌黑恶势力,请让我们进去检查一下!”壮汉听了先是一惊,而后哈哈大笑起来:“涉黑?哈哈,那请进来看吧!”说罢,他敞开了门。
      
      小李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:一群壮汉正在进行搏击训练,有打沙袋的,有双方对决的,有做俯卧撑的……壮汉在一旁对民警解释道:“我们都是业余拳击手,商业租房太贵了,所以只好租了民房……”

  • 丢垃圾
    - 阅 3

      小王爱吃面条,经常会光顾一家牛肉面馆。
      
      这天,小王又去店里吃牛肉面,因为顾客很多,所以他和一个戴眼镜的男子拼桌,面对面坐着。
      
      不一会儿,两人的面端上来了。小王放了醋,又加了半勺辣椒,开始大快朵颐起来。面条太烫,小王才吃几口,额头上的汗就滋滋滋地冒了出来。于是,小王抽了一张餐巾纸,擦了擦汗,随手丢在了桌子旁边的垃圾桶里。奇怪的是,对面的眼镜看了看他,表情有些惊讶。
      
      小王心说:什么意思?嫌我脏?谁吃面条不流汗呀?想到这里,小王埋头继续狼吞虎咽。
      
      过了一会儿,眼镜也抽了一张餐巾纸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扔到了桌旁的垃圾桶里。小王心中冷哼:你不也流汗吗?刚才为啥那样看着我,真是莫名其妙!
      
      吃著吃着,小王的汗越来越多,额头鬓角齐刷刷地流。小王猛地喝完最后一口汤,放下筷子,连抓了两张餐巾纸,上下左右擦了擦,又丢到了垃圾桶里。
      
      不料,眼镜突然朝他嚷了起来:“你这个人,怎么乱扔餐巾纸呀?知不知道有多脏?”
      
      小王斜了他一眼,说:“真是好笑!餐巾纸不扔到垃圾桶里,那要扔哪里呢?更何况,你刚才不也扔了吗?”
      
      眼镜往桌下一指,气呼呼地说:“你看看清楚!你扔的这个垃圾桶是我刚刚在超市买的,一次都没用过呢!”
      
      小王低头一看,不禁傻了眼。刚才自己扔餐巾纸的垃圾桶,果然是个新的,就在旁边,还有一个旧垃圾桶,那才是店里的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